窮富翁/高達迷/Social/Innovator/Educator/Angel/Mentor/Professor

後疫情社會及疫苗分配
新冠病毒疫情

後疫情社會及疫苗分配

從搭乘交通工具到日常行街食飯,全部都會被政府以防疫之名進行監控。(中通社資料圖片)新冠病毒疫情於2020年擴散至全球,至今逾9600萬人感染,距一億關口不遠矣。全球死亡人數超過200萬,排名首位的美國,因疫情而去世的人數已衝破40萬。即使疫苗已經面世,世界已經變得不一樣。 過去一年,人們被迫接納另一種生活模式:社交距離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們食飯行街均受限制,限聚令人數上限只有兩人的香港,相信是全球最嚴厲的地區之一;面授課程成為高危行為,很多學生整整一個學期完全沒有返校,亦沒有親身見過老師同學。 深水埗、油尖、佐敦一帶的低收入階層,人們也習慣到處走動,病毒快速傳播完全可以預期。(信報資料圖片)更不要說疫情重災區的飲食、零售及旅遊行業。日前政府公布去年第四季度失業率升至6.6%

亂世中的女子力
女子力

亂世中的女子力

過去一年地球村受到新冷戰、疫情大流行、水災、失業、貧窮等接踵而來的打擊,可說相當難捱,香港還經歷了逾一年的社會運動及政經動盪,情況只會更差。每當亂世,領導人的能力是成敗關鍵,遺憾是我們的領導者不單恍如和市民處於不同時空,近期的發言似乎連腦袋也懶得用,一切以政治和個人利益掛帥,難怪香港人「無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