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家庭在疫情下大變樣,連成年人都對自己的處境全無辦法,對孩子未來的計劃自然是更沒把握。(路透資料圖片)

學年結束時,老師家長互動交流是例行項目,今年我便應邀與學生家長一起分享對未來的展望。往年交流內容都有着滿滿的正能量及前瞻性,今年卻剛好相反,與家長聊天時氣氛黯淡,大家對未來感到茫然不安。

其實也難怪,這屆畢業生的大學生涯幾乎是在新冠疫情下渡過。這邊疫情仍未過去,那邊就有獨裁者入侵弱小鄰國,也有國家處於備戰狀態,全球經濟明顯下滑,糧食危機、經濟崩潰似乎都迫在眉睫。很多家庭在疫下的關係變得高度緊張,連成年人都對自己的處境全無辦法,對孩子未來的計劃自然更沒把握。

當問題太多和風險太大時,人們便無法看清楚未來走向,那倒不如「停一停,諗清楚」。(路透資料圖片)

即使作為師長,對於家長這些提問也難有答案,畢竟沒有人夠膽說自己能夠就現況提出解決方案。我向家長們建議以Reframing方式思考,重整自己心態,改變對問題的角度和看法。這種思考方式有助提高個人韌性,就如竹子一樣,在遇到困難或逆境的時候,會比較容易「彈返起」振作起來,能夠更快重建正常生活。

當問題太多和風險太大時,人們便無法看清楚未來走向,那倒不如「停一停,諗清楚」,重新評估手上的事情及資源。這種做法絕非躺平,而是因應事情的重要性作出取捨,如我早前談到不少員工及夥伴相繼作出移民決定,作為老闆需要做的不只是收信食飯踐行這麼簡單,還需要考慮到員工離職對運作項目的影響。如果是關鍵成員離開,我會考慮停止該項目,把前線員工撥到其他重要工作上,讓留下來的員工更加團結,並向決定離開的人送上祝福。

與其困在自己的框框之中,不如多多練習Reframing換位思考,或可找到喘息空間及未來希望。(信報資料圖片)
與其困在自己的框框之中,不如多多練習Reframing換位思考,或可找到喘息空間及未來希望。(信報資料圖片)

說回與家長的分享會,不難發現很多家長都有一種既定的思考模式,例如教師可以指點所有迷津(事實當然不可能)。我們讓近200位家長進行角色扮演來換位思考:如果你的角色不是父母,而是作為「同行者」,又會如何?當去除一些個人因素如面子、情緒、感覺和主觀性後,把焦慮化成關心,把討厭變為原諒,再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場,可以作出更為客觀及全面性的觀察,發掘更多可能性。

在這個艱難時期,與其困在自己的框框內,不如多練習Reframing換位思考,應該可以給大家找到喘息空間及未來希望。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19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