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有戰事出現,第一步便是要癱瘓敵方通訊及廣播網絡,以求混亂其訊息製造恐慌。俄羅斯軍事入侵烏克蘭,武器方面後者自然難以匹敵,但單從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火速崛起,被譽為近代最強戰時總統,便足見他在訊息戰上遠遠拋離了俄羅斯。

現今疫情肆虐全球、各國中期選舉及大選臨近,政府多是奉行只顧自己的本國優先政策。當俄羅斯以烏克蘭在進行「種族清洗」為由,軍事入侵對方之際,各國對此反應冷淡,相信不少政客都認為市民對這東歐小國被侵略的關注度有限。

從當選總統時只是一名喜劇演員,到成為令人信服的戰爭領袖,澤連斯基可以說是時勢做英雄。(路透資料圖片)
從當選總統時只是一名喜劇演員,到成為令人信服的戰爭領袖,澤連斯基可以說是時勢做英雄。(路透資料圖片)

然而戰事開始後,澤連斯基在社交媒體上反覆呼籲國民抵抗及要求各國支援,不時發帖文更新戰況及澄清虛假訊息,又透過手機直播持續,為國民打氣及穩定軍心;拒絕美國幫助他與家人逃到國外的建議時,一句「I need ammunition, not a ride」(我需要的是彈藥,不是順風車)更被視為金句,不單團結了烏克蘭人民,也成功使自己成為勇敢和捍衞民主的象徵,爭取到各國民眾支持,全球的商業機構也基於人道及和平立場,加入抵制俄羅斯行列。

另一位備受關注的是烏克蘭副總理兼數碼轉型部長費奧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這位年僅31歲的政壇新星,除了在網上號召全球IT人才組成一支名為「烏克蘭IT軍團」(IT Army of Ukraine)的網軍,向俄羅斯發動網戰外,當烏克蘭多地的通訊及互聯網服務遭網絡及炮火攻擊而中斷時,他透過Twitter請求馬斯克(Elon Musk)提供星鏈衞星服務,而馬斯克二話不說便答應,更即時運送更多終端設備前往當地,打破了人們認為戰爭援助是「國與國」或「政府與政府」之間的認知。

在數碼時代,領導者必須具備crossover的解難能力,因為網絡和訊息在危機時發揮的作用,遠比想像為高。(法新社資料圖片)
在數碼時代,領導者必須具備crossover的解難能力,因為網絡和訊息在危機時發揮的作用,遠比想像為高。(法新社資料圖片)

筆者相信,若沒有澤連斯基及其團隊的出色表現,俄烏戰爭的走向可能與現況截然不同。俄羅斯似乎着手還擊,近日網上流傳一段澤連斯基要求軍隊投降的影片,但很快就被發現是用Deepfake技術造假。盛傳影片由俄羅斯宣傳部製作,老實說,如果是國家級製作,質素未免太過「求其」。

從當選總統時只是一名沒有政治經驗的喜劇演員,到成為令人信服的戰爭領袖,澤連斯基可以說是時勢做英雄,但機會永遠只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若他只是「心口得個勇字」,也贏不了烏克蘭人及各國政府和民眾的支持和尊重。在數碼時代,領導者必須具備crossover的解難能力,因為網絡和訊息在危機時發揮的作用,可以遠比想像為高。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16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