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僅31歲的費奧多羅夫,讓各國從烏克蘭見識到新一代訊息戰。(Twitter網上圖片)
年僅31歲的費奧多羅夫,讓各國從烏克蘭見識到新一代訊息戰。(Twitter網上圖片)

俄軍入侵烏克蘭超過一個月,俄羅斯總統普京原希望的「閃電」獲勝並沒有發生,反之烏克蘭人民不屈不撓的精神舉世矚目。各國也從烏克蘭見識到新一代訊息戰,主理者是一名九十後前互聯網公司創辦人,現為烏克蘭副總理兼數碼轉型部長的費奧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

其實東歐在數碼轉型上一向走在世界前列,愛沙尼亞是首個推出電子居民身份證(e-Residency)的國家,證明其作為技術中心的開放性;芬蘭政府把遊戲方式廣泛應用在公共政策諮詢和參與式預算,更歡迎世界各地人士加入;波蘭最近致力發展為類似印度的歐洲大型IT開發外判中心。

俄軍入侵烏克蘭超過一個月,烏克蘭人民不屈不撓的精神舉世矚目。(法新社資料圖片)
俄軍入侵烏克蘭超過一個月,烏克蘭人不屈不撓的精神舉世矚目。(法新社資料圖片)

至於烏克蘭,費奧多羅夫進入政界前,曾成立一家從事數字營銷的互聯網科創企業SMMSTUDIO。2019年,澤連斯基當選烏克蘭總統後,成立了數碼轉型部,費奧多羅夫以28歲之齡,成為最年輕部長。戰事燃起的瞬間,費奧多羅夫馬上着手打造國家數碼軍團,招募國內外包括但不限於開發人員、社交媒體專家及電腦程序員等,成立一個「沒有老人、但有很多商人」,大家一起穿着連帽衞衣工作的部門。

不同於過去的戰爭,費奧多羅夫不惜一切方法和手段向西方科技企業施壓,務求在網絡上孤立俄羅斯,包括讓Meta封鎖俄國賬戶、Twitter在俄羅斯帖文增加警告、蘋果公司和PlayStation停止在俄業務等。同時在Twitter公開呼籲並接受以加密貨幣捐款,減少被監察到的風險,首兩周便籌到逾億美元資金。

烏克蘭在戰爭當中展示的靈活性、勇氣、復原力及社交媒體帶來的凝聚力,相信亦會在戰後重建時見到。(法新社資料圖片)
烏克蘭在戰爭當中展示的靈活性、勇氣、復原力及社交媒體帶來的凝聚力,相信亦會在戰後重建時見到。(法新社資料圖片)

至於他的成名作,當然是透過Twitter請求馬斯克(Elon Musk)提供星鏈衞星服務,兩天後,星鏈服務在烏克蘭啟用,通訊和互聯網遇襲而中斷服務的多個地區,被重新聯通起來。費奧多羅夫僅用了一條Twitter就解決問題,若換作「傳統方式」應對,恐怕全球都難以知道烏克蘭現況。

如今烏克蘭國內外電腦專家組建成的「IT志願軍團」已超過30萬名成員,由烏克蘭數碼轉型部以Twitter作統籌,成員自發攻擊俄羅斯企業和網站的IP位址、傳播虛假訊息的親俄社交媒體賬戶等。可謂互聯網去中心化、眾包模式的最佳體現,是歷史上首次把道德黑客(ethical hackers)的概念推至一個全新水平。俄烏之戰已超越地域界限,費奧多羅夫的企業家精神及一眾IT人以技術保衞自己國家,有意思之餘也令人感動。當中展示的靈活性、勇氣、復原力及社交媒體帶來的凝聚力,相信亦會在烏克蘭戰後重建時見到。

費奧多羅夫的企業家精神及一眾IT人以技術保衞自己國家,有意思之餘也令人感動。(Twitter網上圖片)
費奧多羅夫的企業家精神及一眾IT人以技術保衞自己國家,有意思之餘也令人感動。(Twitter網上圖片)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16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