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真人真事改編劇集大受歡迎,最新是取材自矽谷前明星獨角獸WeWork崛起與隕落的劇集《新創玩家》(WeCrashed)。Adam Neumann由滿懷大志創辦WeWork,到公司在巔峰時期接連爆出醜聞,最後被迫下台,整個過程相當值得一眾創業者借鑑反思。

現在YouTube上還有不少WeWork創立初期的視頻,年輕的Neumann興致高昂地講解WeWork的概念和社群模式,相信他那時是真心想為社會出一分力,也想試試自己天馬行空的想法能否成真。在2017年,WeWork獲得被譽為「創投之神」的軟銀創辦人兼社長孫正義青睞,對其作出44億美元天價投資,同時也開啟了Neumann的權力腐化之旅。

Adam Neumann由滿懷大志創辦WeWork,到最後被迫下台,整個過程值得創業者借鑑反思。(路透資料圖片)
Adam Neumann由滿懷大志創辦WeWork,到最後被迫下台,整個過程值得創業者借鑑反思。(路透資料圖片)

孫正義以Think Big思維聞名,認為每有新市場出現,大型公司總可以搶佔及控制市場發展,因此熱中於以巨款打造行業領頭羊,獨具慧眼選出一眾創科明星,最著名的要數2000年投資當時還是默默無聞的阿里巴巴和馬雲。

孫正義希望Neumann能把WeWork打造成世界上所有主要城市的最大「包租公」,但這人人皆知的策略,令WeWork有意進駐某大城市或核心商業區時,當地物業價格馬上飆升;與此同時,本地租戶明知有龐然巨物進駐市場,亦會採取相應策略,例如轉租為買或者要求房東延長租約,以穩定租金支出,這是博弈論下的正常行為。

WeWork提倡共享辦公商業模式,以及一種擁有社群元素、強調成員間互動的全新文化和工作方式。(WeWork網上圖片)
WeWork提倡共享辦公商業模式,以及一種擁有社群元素、強調成員間互動的全新文化和工作方式。(WeWork網上圖片)

WeWork提倡的是共享辦公商業模式,以及一種擁有「社群」元素、強調成員間互動的全新文化和工作方式;與此同時,也需要抵消短期租賃、小型單位的成本及長期平均價格所帶來的影響。就如大多數房地產公司一樣,WeWork要透過管理投資組合、平衡風險和資產收益來達成目標,這涉及管理人員的談判技巧和管治能力,很明顯Neumann兩者皆無,反而沉醉於CEO的無上權力為所欲為。

2019年8月,WeWork申請IPO,諷刺的是招股書成為揭露公司醜聞的證據,例如Neumann以接近零利率向公司貸款置業,再「回租」給公司賺錢;用個人名義把商標賣給公司圖利數百萬美元;把妻子定為公司指定接班人;花公司6000萬美元買私人飛機等。利益衝突、揮霍無度與公器私用,令一間估值達470億美元的公司,在6周內變得一文不值,最終要撤銷上市。

2019年8月,WeWork申請IPO,惟招股書成為揭露公司醜聞的證據,最終要撤銷上市。(法新社資料圖片)
2019年8月,WeWork申請IPO,惟招股書成為揭露公司醜聞的證據,最終要撤銷上市。(法新社資料圖片)

英文諺語有Fake it till you make it,說的是模仿有自信心、有能力、積極的心態,裝着裝着就會成真。可能創業時意願良好,但被金錢和權力腐化的Neumann,後來連模仿也做不到,在商業世界中貪婪本性更被進一步放大,黯然落台是理所當然的事。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17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