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近年的最大變數,一定是全球因新冠疫情而出現的「新常態」。當人們的工作及生活模式已經出現重大變化,以往太平盛世時的人生規劃就變得不合時宜。近來不少朋友都在慨嘆轉型不易,這不由讓筆者想起當年跑到香港科技大學教授創業的故事。

大約在10年前,我成功達至自己定下來職業生涯的重要里程碑:公司表現達標、提高股東回報水平,以及成功協助收窄社會上的數碼差距後,便開始想「是時候定下一個目標了」。或許可以說,筆者當時正處於一個潛在的職業轉變期,考慮的也不是一年又一年的year plan,而是需要投資多年才能完成的工作目標。

創業教育是不可能「教」的,卻可以創造一個「學」的環境。(中新社資料圖片)
創業教育是不可能「教」的,卻可以創造一個「學」的環境。(中新社資料圖片)

一次晚餐中,我與香港科技大學現任校長史維一見如故。在言談中,我們都看到彼此工作中的價值,就是締造潛在的社會影響,也聊到如何讓年輕人在科技革命及創新思維這個巨大浪潮中預先作準備,以及大學教育的配合。結果我們一致同意,創業教育是不可能「教」的,卻可以創造一個「學」的環境。

不是每個人都會自己創業,有抱着創業夢的最後可能選擇成為打工仔,也有想做打工仔的最後因緣際會走上創業路。不論學生最後選哪一條路,都需要為新的未來作好準備。事實上,創業教育不是教授商業登記、申請貸款、租辦公室、聘請員工,而是在心理上如何面對和處理創新和變化,學會學習,準備好隨時走出自己的舒適區。這是一種心態上的改變,也是一種生存技能。

創業教育是學會學習,在心理上如何面對和處理創新和變化,準備好隨時走出自己的舒適區。(Freepik網上圖片)
創業教育是學會學習,在心理上如何面對和處理創新和變化,準備好隨時走出自己的舒適區。(Freepik網上圖片)

我們兩人都相信創業教育是未來教育的重要支柱,當時史維向筆者提出一個無法拒絕的建議,令我由上市公司CEO,轉行到大學執起教鞭。現時回想起筆者的轉業經歷,絕對是一個值得投資多年的任務。我也很感激能有這個機會,能在年輕人面對快速變化和未知的未來時,讓他們有多一份準備。

無論疫情何時完結,世界的新常態已經形成,我們也不可能重回以前的good old days。努力讀書,畢業後進入大公司,穩定工作升職退休的傳統智慧不再適用。踏入2022年,無論是為勢所迫要即時轉型,抑或重整自己的人生職業規劃,緊記首要是先找到自己的方向,之後便從一而終,無視沿途的噪音騷擾,保持初心,勇敢地抓住科技變化和創新帶來的機會,堅定地駛向目標,才是在未知的未來找到自己出路的方法。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13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