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Uber HK Instagram

上周對Uber北亞區總經理Sam Gellman進行的專訪於本報刊出後,很多人問我為何「問得咁少」。其實我有提出不少問題,但Uber未有回應或提供答案,所以我便沒在文中囉嗦了。

Uber的商業模式是可行的,不然亦不會引起既得利益者強烈抗議及大批企業跟風經營。然而,這間於2009年成立、翌年6月才在美國三藩市正式提供 服務的新創企業,短短5年間估值高達500億美元(約3900億港元),這還是該公司於多個市場跟政府對簿公堂、甚至鎩羽而歸之下的估值。若其全面擴展並 合法進駐市場,無論從科技界的「先行者壟斷」或是大企業獨有的議價能力來看,未來Uber很大機會壟斷全球租賃汽車市場。

「動態價格」成最大武器

現在Uber仍處於「挑戰者」階段,為了吸引顧客,不時贈送不同優惠,而收費雖高於一般的士,但為了維持競爭力,價格不會相差太遠;在更優秀的服務之下,Uber受歡迎是可以理解的。但未來Uber若全面壟斷市場,那又會如何呢?

去年12月在澳洲發生的人質事件,或可給我們一點啟示。當時悉尼的中央商業區有槍手挾持人質,各銀行及企業決定讓員工馬上撤離,加上逃離現場的市 民,令公共運輸系統輸送壓力大增,於是不少人透過Uber叫車,結果發現離開事發地區的車費已飆升至100澳元(約570港元),是原來正常車費的4倍。

這個因需求而變化的「動態價格」,便是Uber最大的戰略武器。該公司開發了利用大數據及大量數學運算來評估市場狀況的電腦系統,可即時因應市場變 化進行需求預測、堵塞預測、供應匹配等分析以調整收費。為建造這套數據模型,Uber總裁Travis Kalanick不諱言其團隊中不只有電腦專家,更聘用了情緒學家、物理學家及數學家共同開發。

在悉尼人質事件中,Uber計算出的「合理」車資經Twitter曝光後,在網上備受抨擊,被質疑等同趁火打劫。雖然Uber最終提供免費載客服務並退還之前的高額車費,藉以平息眾怒,但亦顯示市場供求資訊完全受到控制時,產品的成本與銷售價格是可被操控的。

當一個城市的主要運輸系統被單一公司壟斷,而其又不重視法規,將產生嚴重的後果,「進取」的車費僅是其中之一。由此可見提高收費透明度及保持市場競爭的重要,這亦是政府的責任。

政府須保持市場競爭

就此不同國家或地區有不同做法,新加坡選擇立法監管創新汽車租賃公司如Easy Taxi、GrabTaxi和Uber的價格。禁止Uber在當地營運的南韓首爾市就「偷橋」,由市政府聯同的士聯會合作試行高端汽車租賃服務,配套的程 式將由SK Telecom和KakaoTalk等南韓本土公司推出。

Uber正打算全面改變現有的交通模式,從UberLux(豪華房車)、UberSUV(大型商務車)、UberBlack(高級房車)、 UberTaxi(的士)、UberX(普通汽車)到UberPool(共乘服務),把汽車租賃行業從高到低一網打盡,甚至還涉足快遞服務,例如在紐約推 出UberRUSH,今年亦跟小米合作,在亞洲多個城市試行快遞。與其只將目光放在Uber和的士之間競爭,政府及業界更須思考其各項服務帶來的影響、應 如何監管,以及全新的市場機遇。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20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