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不只能形成一個代溝,更足以令世界變得不一樣,這時便需快速學習以適應新環境。(Freepik網上圖片)

資訊爆炸年代,讀「啱」書比讀多少書更重要,創業者們對此應深有同感。最近讀了山口周的《斜桿時代的高效閱讀法》,作者就如何能快速學習應對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議和理論,相當值得參考。

山口周認為,自學的目的是「提高知識的戰鬥力」,但如何把知識化成武器,就要看用家能不能將此演化成系統。系統由四個部分組成:一、戰略;二、輸入;三、抽象化及構造化;四、儲存。市面上有關自學的書籍不少,但作者認為這些書籍與其說是教授如何自學,倒不如說是教授「讀書術」或「圖書館使用術」,最終成果只是達至「儲存」,但儲得多未必等同有用。

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創辦人之一Nicholas Negroponte曾言:「知識已經逐漸被時代淘汰(Knowing is becoming obsolete)」。現今人們已經習慣「有問題,問Google」,即使沒有互聯網,手上智能電話的256GB記憶體,再加上一張512GB的SD卡,都足已把一個人所需要(以及自己認為有可能需要)的知識全部記錄在內。所以人們最大的困難不是記憶,反而是如何尋找有用的知識,了解明白並能加以利用。

現今人們已經習慣,「有問題,問Google」。(Freepik網上圖片)
現今人們已經習慣,「有問題,問Google」。(Freepik網上圖片)

四個宏觀趨勢的出現令自學愈加重要。首先是「知識的呆賬化」,即學校教授的知識已經追不上時代變化。不少同學在畢業後都慨嘆,原來自己辛苦十多年都是在讀「歷史」,尤其近年世界急速變化,無論是疫情、戰爭、經濟轉變或者行業崩潰,三年不只能形成一個代溝,更足以令世界變得不一樣,這時便需快速學習以適應新環境。

第二是「產業蒸發的年代」。創新就是徹底顛覆過去的做法,也就是把同一領域內的舊有經營方式連根拔起,這意味着產業的蒸發及崩潰。在過去十年,旅遊、交通、教育等行業都出現翻天覆地改變,新的遊戲規則陸續出現。這亦促成了第三個趨勢「人生的三季稻」,即是人們的勞動時間變長,企業的繁盛期和壽命卻變短,上一代篤信的終身聘用固然不再存在,甚至是自己的工作技能亦不肯定能長期有用。

最後一個趨勢是對跨界人才的渴求,就是以往我曾多次提到的T-model人才,縱軸代表專業上的深度了解,橫軸則指作為通才的廣泛知識。現今的教育仍然遵守舊有模式,如醫生、會計師、工程師等專業人士只需學好本業便可以,毋須學習人文科學等科目,但實際是各種專業領域之間的關係愈來愈密切,單單學習本科知識,別說要創新,可能連日常工作亦未必能夠有出色表現。

二十一世紀教育不再是死背爛背,而是透過自學快速學習新知識,結合不同領域及不斷創新,以應對瞬息萬變的未來。

所謂T-model人才,縱軸代表專業上的深度了解,橫軸則指作為通才的廣泛知識。(Freepik網上圖片)
所謂T-model人才,縱軸代表專業上的深度了解,橫軸則指作為通才的廣泛知識。(Freepik網上圖片)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08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