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初創界潮語不外乎區塊鏈、ICO(首次代幣發行)、NFT(非同質化代幣),以及Metaverse (元宇宙),對這些「產品」最趨之若鶩的人,與其說是投資者,倒不如說是投機者。近期大熱電視劇集《IT狗》,劇中角色Johnny仔便將所畫的「披皮」以NFT形式出售並進賬1560萬元,至於作品是否藝術,完全不是重點。

這看似荒謬絕倫的劇情正是現實的反映。即使對相關技術一無所知,只要包括NFT或元宇宙等字眼,投資者便爭相大灑金錢,業務是什麼都無所謂,反正只要公司已購入比特幣或其他加密幣,這些貨幣的價值足以令投資物有所值。這恍似是近幾年投資區塊鏈新創Start-up某些成功例子的結果。

劇集《IT狗》角色Johnny仔所畫的「披皮」,以NFT形式出售並進賬1560萬元。(lawrencekan26 IG圖片)
劇集《IT狗》角色Johnny仔所畫的「披皮」,以NFT形式出售並進賬1560萬元。(lawrencekan26 IG圖片)

開發者努力研究區塊鏈等新技術,無非是希望其去中心化設計能夠提升效率,進而創造一個分散而有效的新經濟運作模式,讓社會運作更透明及民主。然而,技術出台後最廣泛使用(或者說最勇於嘗試)的地方,都是與色情、賭博洗黑錢或黑客相關。於是政府便順理成章把這些技術與非法行為掛鈎,在上一輪熱潮中,便有不少國家因出現大量詐騙個案而完全禁止ICO。

投機詐騙等事件為這些新技術的使用及市場開發蒙上陰影,政府與其一刀切禁止,不如推出更多檢查及平衡措施,提高整體市場透明度,讓公眾有更多知情權並進行監察。

即使對相關技術一無所知,只要包括NFT或元宇宙等字眼,投資者便爭相大灑金錢。(Larva Labs網站圖片)
即使對相關技術一無所知,只要包括NFT或元宇宙等字眼,投資者便爭相大灑金錢。(Larva Labs網站圖片)

尤其要留意市場會否被某些大公司操控,壟斷供應之餘,只需通過社交媒體營造「一幣難求」的假象,便可炒高價值吸納大量資金,做法與股票市場的造市沒多大分別,那麼有關「消息披露」是否合法?協助放出及推廣消息的媒體是否需承擔後果?都值得深入探討。

與「幣」相關的事件愈來愈多。例如近日有一個在Instagram進行的NFT倉鼠項目,以「我們不會容忍對小倉鼠實施安樂死」為口號,把2000倉鼠放在區塊鏈上「復活」,簡介中明確指出「部分收益會捐贈予本地慈善機構」,但捐予哪些機構、捐多少、餘下款項去向,則完全未明。

投機詐騙等事件為ICO等新技術的市場開發蒙上陰影,政府與其一刀切禁止,不如推出更多檢查及平衡措施。(路透資料圖片)
投機詐騙等事件為ICO等新技術的市場開發蒙上陰影,政府與其一刀切禁止,不如推出更多檢查及平衡措施。(路透資料圖片)

作為一名創新者,老實說,我並不希望政府設置大量法規窒礙市場發展。然而,為防有人以科技為名進行詐騙,我認為若是利用NFT作慈善,籌辦機構必須具備一定往績,例如是已成熟的慈善機構,又或能夠提供明確審計報告。此外,需加強年輕人的數碼金融教育和公眾推廣,畢竟提高透明度和市民的監察能力,才是對付科技詐騙最快及最有效的方案。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14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