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人如筆者一樣,在Facebook(fb)上投資了不少金錢和時間。本人曾有團隊專門負責在fb推動社企項目,DreamStarter旗下項目如把芬蘭教育方式引入香港,以「快樂學習」取代填鴨式教育等,當時為了推銷項目內容,在帖文中加#Hashtag、於不同平台交叉發布、以講故事方式發放內容等,都是常用的營銷方案。

社企能向公眾傳達非商業或政治的想法,從而產生社會影響,固然是一件好事。不過,無論營銷和推廣的內容如何,還是會受到fb的操控,尤其自fb推出Timeline這項功能後,用戶在fb上所有動態都被一一記錄:看過的新聞、感興趣的話題、追蹤的KOL或者YouTubers,當然還有最重要的CSL(Comment, Share, Like)。當人們愈來愈習慣在fb上獲取資訊和消息,加上「有事問Google」的搜尋引擎普及化,傳統廣告渠道如地鐵燈箱或大台廣告逐漸被取代,商家不再在意電視上播放的廣告次數,而是以多少瀏覽及CSL來判斷推廣效果。

上市不到10年時間,fb從被譽為美國新創象徵,變成以科技作惡的代表。(法新社資料圖片)

fb在2012年上市,過去10年可謂是其黃金時期,先後收購Instagram、Oculus和WhatsApp,在社交媒體的影響力一時無兩,改變了全球廣告行業生態。然而fb的上市也為公司未來埋下炸彈,創辦人朱克伯格採取「同股不同權」政策,令他能夠完全無視其他股東意見,這也是我見過最差的商業融資股權架構設計。

不到10年時間,fb從被譽為美國新創象徵,變成以科技作惡的代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以及英國脫歐投票,都涉及劍橋分析不當收集及利用fb用戶資料以影響選舉結果,導致全球為科技業立法和不停訴訟的浪潮。本人曾經以為朱克伯格是年輕及有遠見的創業家,只是有時「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但還是朝着自己夢想前進的年輕人,並在當中學習;現在看着朱克伯格,他對着公眾批評時一副「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的嘴臉,公司股價大挫時又束手無策,全無「能力愈大,責任愈大」的覺悟,不由得感覺fb的出現及興起,也許只是時勢造英雄而已。

fb的出現及興起,也許只是時勢造英雄而已。(法新社資料圖片)

不少人把fb喻為虛擬世界第一大國,然而這個王國卻是專制王朝,朱克伯格一權獨大兼全無權力制衡,加上人工智能(AI)、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甚至元宇宙應用的出現,在Web3.0的時代,這個內部沒有制衡、外部缺乏政策加以監控的王國,會對全球多個行業及道德價值帶來多少影響和後果,真是天曉得。

fb教曉大家「免費就是最貴的」道理,為免自己成為產品,離開和付費也許是個辦法。我差不多一年沒用fb,連YouTube也是支付月費的無廣告服務;因Signal和Telegram的不穩定,WhatsApp仍然是我與朋友溝通的主要平台,現只希望WhatsApp也可推出收費服務,好讓用戶安心。踏入2023,也是時候為後fb時代做好準備。

Source: https://startupbeat.hkej.com/?p=129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