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未必可轉運,Facebook易名Meta Platforms後未見再闖高峰,公司股價今年累跌逾七成,榮升標普500指數中表現最差成份股。元宇宙概念未見效,反而大肆擴張令其難逃裁員命運,至於主業Facebook未來會如何,相信只有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個人知道。

因視頻應用程式TikTok的競爭及廣告收入下降,Meta已經連續兩季收入下跌,第三季度收入由去年同期的92億美元,大降一半至今年的44億美元,預期第四季跌勢持續;Reality Lab今年首9個月總計損失已達94億美元,預期2023年的虧損會持續增加。更糟糕是Meta的自由現金流大幅縮水,由第二季的44.5億美元跌至第三季的1.73億美元。

改名未必可轉運,Facebook易名Meta Platforms後未見再闖高峰。(路透資料圖片)

業績不佳,管理層更接連跳船,擔任董事將近17年的Peter Thiel今年退任,Meta營運總監Sheryl Sandberg亦在早前離職,連打造虛擬實境(VR)社交平台Horizon的副總裁Vivek Sharma也走人。如果是其他上市公司,業績不合格時股東們大可怒炒CEO,但在實施「同股不同權」的Meta則不可能出現。

因Meta普通股股東持有的是A股,每股只有一個投票權,而朱克伯格和一小部分人士持有的B股,每股則有十個投票權。作為Meta聯合創辦人的朱克伯格,一個人便持有90%的B股,所以雖然他只持有13%股份,卻控制了Meta的54.4%投票權,足以令他完全無視其他股東意見。

面對投資者不滿,Meta僅表示會調整對Reality Lab的投資,來達到整體投資的正增長。(路透資料圖片)

面對投資者不滿,Meta僅表示會調整對Reality Lab的投資,來達到整體投資的正增長,同時會控制員工人數,期望2023年底的員工數目與2022年第三季相若,即約8.7萬人,然而,這個員工數字仍較去年同期增加了28%,即使Meta作出裁員決定,相信未必可以令投資者滿意。

公司股價下挫,的確會影響融資或人才招募,但只要核心業務穩定,在管理層共同努力下,還是有「返家鄉」的一天。我也曾接過重振上市公司的任務,首要工作是保留現金,之後着手維持核心業務運作及把品牌重新訂位等。先別說Meta對自己核心業務的態度,現時環球經濟轉弱,現金變得更為重要,因融資渠道會受到影響,而且銀行貸款的利率愈來愈高,持續「燒錢」隨時無以為繼。

利用用戶私隱來賺錢,又執意推行同股不同權,朱克伯格已為Meta的危機埋下伏線。(法新社資料圖片)

Meta內部員工或者華爾街的投資者都是聰明人,不會看不到Meta危機,奈何無能為力。社交媒體的出現改變了全球格局,到底朱克伯格是聰明,抑或僅是幸運地在合適的時間地點推出產品?利用用戶私隱來賺錢,又執意推行同股不同權,把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上,朱克伯格已為Meta的危機埋下伏線。

Source: https://startupbeat.hkej.com/?p=126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