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桌面電腦或手提電腦,近年以平板作為Digital Notebook似乎更受用家青睞。(Freepik網上圖片)

蘋果公司在廣告中把Computer列為過時產物,三星更將Laptop放入博物館。的確,相比起桌面電腦或手提電腦,近年以平板作為Digital Notebook似乎更受用家青睞。上周我到長洲參與一個短期退修營,對新一代iPad Pro為何會跑贏一眾前輩產品有更深體會。

可能有人會把Digital Notebook和一般平板電腦或者筆記型電腦混淆,其實前者最經典例子便是蘋果的iPad Pro(作為果粉的我自然不會錯過),除了功能較大部分Laptop(或者MacBook)更強,由於iPad Pro本身也是掃描器、相機、記事簿、放映器、剪片室、錄音室、書本及電腦,只要配合適當的Apps便能應付不同工作,在5G網絡下功能更可大大提升。

說回我的退修營之旅,在營內我們會好好休息,檢視和重新Reframe自己,幾天休息中徹底戒掉WhatsApp和Signal,亦不會看電郵和社交平台。雖然我正進行的「間歇性斷食法」面臨挑戰,但在當前因疫情及政治等因素而迅速變化的環境中,能夠不問世事重新思考、規劃和調整自己,絕對是一件好事。

科技的發展令圖像可以包含更多資料,而手機和iPad功能增加,可以更完整記錄自己當時的想法和感想。(Freepik網上圖片)

要檢討和重塑自己,豈只打坐冥想祈禱這樣簡單,首先要捕捉意念、重新或以全新方式來思考、構建新思維、進而分享和合作共同創造,這時活用工具重新整合思維便變得非常重要。平日在家中,書房常備有大量參考資料,更設置巨大的顯示屏及書枱方便工作;然而,在營內即使沒有這些「硬件」,單單拿着一部長期連線的平板iPad Pro,其實已沒有多大分別。

疫情大流行令人們生活大幅改變,在家工作期間除了須要用Zoom教學開會,亦多了時間在網上閱讀,結果發現無論是書本、文件或者雜誌刊物,網上閱覽反而更容易進行搜索、尋求註釋及追蹤標記,並輕易存儲在雲端或分享連接予友人。

iPad Pro突破鍵盤限制,簡單至兩隻手指便可以完成操作或修改,而Apple Pencil更是專業級繪圖的利器。(法新社資料圖片)

與此同時,自從智能手機有了拍攝功能後,相對於寫下(輸入)筆記,我更喜歡以圖像和相片作記錄。科技的發展令圖像可以包含更多資料,而手機和iPad功能增加,讓觀眾恍如身歷其境的360度圖像,能夠清楚顯現拍攝事物的細節和層次感的HDR拍攝方式,以至在視頻上直接剪輯資料製作幾秒鐘的視頻和GIF圖,都可以更完整記錄自己當時的想法和感想。多得5G的出現和雲端的龐大存儲功能,在生活中見到任何有興趣的事物,都可以拍下儲存,需用到便可搜索出來。同樣做法亦適用於Screen cap(擷取熒幕截圖),這對於記錄思考過程尤其重要,因為有時候被放棄的部分,反而可能是項目重要的一環。

iPad Pro另一賣點是突破鍵盤限制,簡單至兩隻手指便可以完成操作或修改,而Apple Pencil更是專業級繪圖的利器。在退修營內沒有家中用慣的「硬件」,我仍能輕鬆完成62頁「功課」。一眾科技企業大力宣傳Digital Notebook有能力取代Laptop和Computer,的確有其道理。

無論是書本、文件或者雜誌刊物,網上閱覽反而更容易進行搜索、尋求註釋及追蹤標記。(Freepik網上圖片)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04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