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Google一眾支持者對公司最引以為傲的一點,是其把「不作惡」(Do No Evil)作為企業座右銘及核心價值觀,顯示這間年輕公司在高度開放、透明且極具道德使命的企業文化下,不斷創造新的奇蹟。然而,其後Google把「不作惡」改為「做正確的事」(Do The Right Thing),這種以公司利益先行、忘記初心的決定,正是造成Google現時困境的原因。

Google帶來了一大批改變世界的技術:搜索引擎、郵件、地圖、廣告、Android及YouTube等等。還記得Google搜索中有I am feeling lucky today(中文譯作「好手氣」)一欄,真是「隔着個Mon」都感受到設計者的信心和幽默感;加上無限存儲的電郵系統、真正可以指路的地圖、可在任何設備使用的日曆、包含了所有生活足跡的照片庫,這些免費服務永遠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和習慣。Google未止步於此,無論是智能家居、虛擬實境、自動駕駛、醫學產品,以及人工智能(AI)都有涉足。

以公司利益先行、忘記初心的決定,正是造成Google現時困境的原因。(路透資料圖片)

Google還有「20% Time」的制度,員工可以拿20%的上班時間從事自己有興趣的課題,高道德標準加上給予員工的自由度,無疑大大地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人才,那時可謂是Google最輝煌時代。然而這些優點,就如Google的「不作惡」行為準則一樣,悄悄地消失了。

今次Google首次大規模裁員1.2萬人,不只員工感到震驚,市場亦覺得詫異,畢竟Google這些年來盈利持續上升,一直是在「賺大錢」狀態。而且Google裁員手法極不人性化,一大批被裁員工跑到LinkedIn發文批評:有工作至半夜三更的員工突然收到解僱通知,有夫婦兩人同時被裁走,有在生孩子前幾小時突然得知自己被「炒魷魚」的孕婦,甚至因為被炒者不能登入系統,員工不得不排隊在Google門口測試自己的職員證,以確定自己有否被裁。

6年前AlphaGo便掀起了全球AI熱潮,惟宣稱「AI First」的Google最後卻無以為繼。(法新社資料圖片)

若說因為ChatGPT引發危機感,其實對Google而言,AI從來不是新鮮事。6年前AlphaGo便掀起了全球AI熱潮,惟宣稱「AI First」的Google最後卻無以為繼,負責AI項目的員工亦相繼離開。而公司看來並不介意,管理層似乎只滿足於現有業務已經足夠,更向用戶及商戶收取費用。作為付費訂購Google儲存服務的客戶,我真不覺得付費服務有任何進步。ChatGPT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出現,一下子把Google打得無還手之力,匆忙推出Bard的方式,更被評為過於倉卒及一團糟。

Google的崛起和Yahoo的衰落,被視作「創新者窘境」(Innovator’s Dilemma)經典案例,引伸出專注「食老本」經營的大公司,忽視了新技術的發展,最終失去了自己的市場優勢,現今看來Google似乎亦經歷着Yahoo當年的困境。老實說,筆者不認為Google會馬上被ChatGPT取代 ,但當「Googling」這個動詞逐漸消失,搜索引擎將出現全新的狀況。作為一個見證Google發展的IT人,始終覺得有點唏噓。

當「Googling」這個動詞逐漸消失,搜索引擎將出現全新的狀況。(路透資料圖片)

Source: https://startupbeat.hkej.com/?p=130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