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上市計劃觸礁後,宣布全球裁員2400人救亡。(法新社資料圖片)

以顛覆房地產業為招徠的WeWork上市慘遭滑鐵盧,市場人士紛紛剖析其失敗原因。太陽底下無新事,WeWork的情況其實與一般出現問題的新創企業並無多大分別:管理人太過年輕缺乏經驗、欠缺誠信紀律及良好公司管治、沒有財務紀律、權力集中而且沒有制衡機制,再加上估值過高的未經驗證商業模式,WeWork從光芒萬丈的獨角獸變成脫腳馬,似乎並不令人意外。

WeWork這一系列問題都是在其主要投資者軟銀(Softbank)眼下發生,比較有趣的是,軟銀手上似乎不只WeWork這一個「問題兒童」,另一個被視為軟銀秘密武器的印度連鎖酒店OYO,似乎亦與WeWork一樣問題多多。

與WeWork打着顛覆房地產業的旗號一樣,成立短短6年的OYO矢志成為全球最大連鎖酒店,創辦人是年僅25歲的Ritesh Agarwal,2013年成立公司時他只有19歲。OYO的經營模式以加盟店為主,把大量小型廉價酒店以OYO品牌連結起來,引入共同服務標準和訂房流程,方便客戶訂房,並設有手機App供客人預訂,公司則透過收取特許經營費或以拆賬形式合作取得盈利。

以中印市場為主的OYO成長速度驚人,目前在800多個城市、近23000家酒店擁有85萬間客房,已經是全球第三大酒店集團。軟銀創辦人孫正義今年較早時便形容OYO帶來了「全新的酒店經營模式」。

據路透報道,OYO內部預測顯示其2019年度虧損增加了6倍。

與WeWork一樣,OYO亦是由年輕創業家成立的新創公司,利用現有科技給予客戶更方便的服務及使用體驗,但這個商業模式其實未經市場驗證,亦無充足理據支持OYO可以點石成金,把廉價小旅館或酒店發展成廣受旅客歡迎的旅舍。據路透報道,OYO內部預測顯示其2019年度虧損增加了6倍,估計公司可能要到2022年才能在中印市場取得盈利。

OYO快速增長的同時,問題亦接連浮現,例如服務水平參差、加盟店經營不善、與員工及公會關係惡劣等等。同時,除了核心業務外,公司購入與本業無關的業務,以似乎過高的估值收購了幾家早期投資者的資產,雖未有披露與軟銀交易的資金來源及細節,但估值則持續上升,而包括軟銀在內的一眾投資者賬面利潤亦持續得益。

有沒有發現OYO的整個發跡史相當熟悉?我不知道OYO會否如WeWork一樣,然而作為一個在大學教授創業課程,並把相當時間投放在指導新手CEO的前輩,我一直堅信成功的創業家必定懷着改善市場的願望,以此為目標並活用創新科技來實踐自己的夢想,而非以個人私利先行,甚至忘記誠信及操守紀律。一間公司要持續長遠發展,必須顧及經濟、社會及環境的影響,以利字行先最終只會無以為繼。

Source: http://startupbeat.hkej.com/?p=82027